栏目导航:
当前位置:徐州网0516001.COM >> 热点资讯 >> 国内热点 >> 浏览文章
不能总拿百度说事,医院的责任,医疗体系的监管在哪里?
徐州网导读:“魏则西事件”将新型的医患关系展示出来,将复杂的医疗体系广告以及医院运营模式,监督监管机制暴露在大众眼前。

    笔者搜集多方信息,分析“魏则西事件”始末,并梳理新型的医患关系展示出的复杂的医疗体系广告以及医院运营模式弊端,监督监管机制的缺失。延误魏则西的治疗方面,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占主导责任。
    新型医患关系的复杂性
    2016年2月26日,魏则西通过知乎控诉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关于滑膜肉瘤生物免疫疗法,DC,CIK等疗法带有虚假宣传的属性。魏则西的事情本是一件令人心痛的医患关系事件。医院科室承包模式,医疗体系监督机制,医疗广告宣传方式属于这个事件最核心的问题。
    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拥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笔者将事情的过程进行梳理后,发现患者就医过程中,医院存在非常多的不规范行为。患者咨询一个三级甲等医院主治医生,医院对于魏则西的病情给出的治疗方案,康复率数据(魏则西知乎文章透露),在花费数十万,经过一段时间治疗后,未成达到原有的预期,并且在求证之后发现,引进斯坦福大学治疗方案并不属实。4月12日,魏则西离世,经笔者考证后发现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虽然作为公立三级甲等医院,但相关科室已经承包出去。给予魏则西治疗的相关门诊属于承包范畴。医院的严谨性以及责任在哪里?涉及到的临床规范监督又在哪里?
    医院科室承包的利益纵容
    新型医疗体系改革,将科室承包、责任到人,在民营医院,以及个别公立医院实行。但科室承包所带来的资质审核,临床治疗监管,标准收费,均没有统一标准。笔者了解到,承包制由国家提倡,但包括公立医院在内,有多个医院均因为不规范承包,被医疗卫生监管部门处理。科室承包的弊端在于,难以维持医疗公益性原则,虚假宣传,违法、违规操作频发。
    医德,医院监督体系的缺失
    在医疗宣传方面,在拥有临床成功资质后,方可以将相关案例作为宣传的重点。依靠互联网渠道,为更多亟待治疗的病人提供生存的希望。这本是一件服务社会的福祉。然而在没有专项资质的前提下进行虚假宣传,这已经越过了道德与法律的底线。
    政府职能部门监管不利
    笔者根据医疗体系相关规定查询到,生物疗法,DC,CIK医疗卫生机构给予医院及医疗机构临床试验操作权利,但均作为非盈利项目进行操作。在上行令条,下行擅自篡改行为规章的情况下,政府部门在长久的监督检查中,仍然未能发现问题。因此,国家职能部门依然存在难以推卸的责任。
    百度作为信息发布方的无辜
    百度作为互联网信息发布方,需要其严格的审核信息,但实际性操作责任在于医院。百度承担着技术性发布信息的角色,属于信息中转平台。熟悉互联网信息挖掘的都比较清楚,针对百亿条信息数据进行筛选,采用“机器+人工+人工”的三重信息审核机制,尽最大限度保证信息的准确,真实性。
    这个事件不是一个单一的事件,换个角度来看百度,反倒也是受害者,医院也是为了利益而不惜一切代价,甚至是患者的生命,问题的最终根源或许是卫生局放任了对各大医院的监管,承包、假药、假广告、假疫苗等等问题,试问这一事件牵扯出背后的整条利益链引发的法律责任又应该由哪些部门来承担呢?
    笔者认为,优化互联网信息环境,离不开百度,更需要百度同行业机构,国家职能部门合作,将责任与义务承担起来,打击虚假宣传,净化互联网信息环境。
    笔者希望在国家机构调查取证之前,网民切莫将怒火以及罪责连坐的思维模式推向互联网空间,这只会被别有用心的人所利用。这是一个医院与患者之间,责任,信任的核心问题,抓起医院的责任,才能重拾社会的理智与信任。
    魏则西同学的离世再一次给医疗体系敲响一次警钟。



0% (0)
0% (10)
Tags:
相关新闻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隐私保护 | 人才招募 | 广告服务 | 付款方式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帮助中心